您好!欢迎进入某某府邸官网

栏目导航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888-998
邮箱:12345678@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抗战时期的天津文学》| 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4-25
我国文学史上,文人雅士宴集唱和、诗酒交游的传统源远流长,并且堪为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道共同的风景线。早在先秦年代,孔子论《诗经》时就曾言:“诗能够兴、观、群、怨。”汉代孔安国解说称,“群”即“群居相商讨”(《论语集解》)。指出了诗篇能够“群”的功能,即诗篇能够促进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沟通,进而到达“和而不流”(朱熹语)的意图。开展到魏晋时期,文士间的雅集交游活动日愈活泼。曹丕《与吴质书》回想旧日邺下文人集体的交游唱和:“旧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接席,何曾顷刻相失。每至觞酌盛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遽然不自知乐也。”①晋永和九年(353),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41人在会稽兰亭修禊一事,更为闻名,向来被视为我国文化史上的诗酒聚会的盛举。《兰亭集序》写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认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这些聚会活动能够算得上是诗社的滥觞。不过,最早以“社”命名的同人安排则是东晋释慧远与士人刘遗民、雷次宗、宗炳等在庐山创建的白莲社。其建斋立誓,共期西方,其时参加者达123人。

实在的诗人结社应呈现于唐代初年,是为杜审言在江西吉州所结的相山诗社。②据明代余之祯纂修《(万历)吉安府志》卷12载:“相山,在城隍岗,山一名西原,平衍幽旷,步入即有林壑思致。唐杜审言司户吉州,尝置相山诗社。周平园罢官归,与其素交追敦旧盟,必于此会憩焉。”及至赵宋一朝,诗社开端大量呈现,声名较著者,如邹浩之颍川诗社、贺铸之彭城诗社、叶梦得之许昌诗社、徐俯之豫章诗社、王十朋之楚东诗社、范成大之昆山诗社等。入元后,诗社更是深化文士的日常日子,结社做诗更加频频,常常为人所提及者有谢翱的汐社、吴渭的月泉吟社,及越中诗社、山阴诗社、武林诗社等。清代承继明代,成为诗社的重要开展时期,对有清一代诗坛的主体构成、派系分化以及风格变迁等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

到清末民初,诗社的开展空间遭到一定程度的揉捏。其压力首要来自两大方面:一是,跟着胡适等人所建议的“白话文运动”的深化开展,白话替代白话越来越成为人们首要的沟通东西,故而以创造旧体诗的诗社在言语上不再占有优势;二是,“五四”文学革命迅速开展,新文学成为干流文学,旧体诗词在媒体传播和民众接受等方面遭到影响,其所占有的公共文学空间日渐狭窄。再加上今世治文学史者的有意遮盖,使得以创造旧体诗词的诗社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界。不过,虽然以创造旧体诗词为主的诗社风景不再,可是其一向断而未绝,尤其在私家空间里,乃至还一向保持着适当的生机。刘梦芙曾撰文指出:“‘五四’之后民国期间的诗词不光未曾退出文学殿堂,并且从校园到社会,诗教未曾中绝,诗词在广泛撒播。”他罗列五条证据:一是自清末至新我国建立期间传统诗词作家集体一向继续未断;二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各大学中文系建立诗词班培养了一大批以研讨诗词为专业的优秀人才;三是南北各大都市纷繁建立诗社、词社,定时聚会,分题吟咏,结集刊行;四是其时乡镇、村庄千万个有传统文化教养的家庭和私塾坚持诗教,许多学生具有适当的诗学根底;五是其时政府均不曾以行政方法制止诗词创造,反而予以嘉奖。③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北京,稊园诗社(1925年3月)曾于陶然亭雅集,达百余人参加分韵赋诗;孙雄(号师郑)安排赓社,参加者溥心畲、溥叔明与林熙等;中华大学彭醇时、罗超凡等建立漫社。而在南京,黄侃与汪东、王易、汪辟疆等建立上巳诗社,活动频频。在天津,则有存社、灵犀社、俦社、河东诗社、水西诗社、丽则诗社、寒山诗社、不易诗社、癸未社等。其间最为闻名者是由严修倡立的城南诗社。陈友苓曾回想称:“沽上之有诗社,盖始于民国初年。首创建者为严范孙主办之城南诗社。”④一般来说,诗社之名,不外乎以下几种:或是秉承前贤固有社名以示钦佩,如清初的曹尔埏等人的“小兰亭社”沿袭王羲之兰亭雅集名号;或化用前人诗文佳句以标明旨趣,如上文说到的灵犀社即化用李商隐“心有灵犀一点通”诗句;或取自书斋名号显示性情,如道光年间汪远孙安排“东轩吟社”,“东轩”为汪氏书屋名;或是源自结社地址,如嘉庆、道光年间的“宣南诗社”意为北京宣武门以南区域的诗社。天津的城南诗社社名就是取自结社地址,即天津城南郊(今之天津市南开区)。王武禄尝解说“城南”之名,称:“‘城南’二字,固昉乎浴沂风咏之例,而尤以吾等集合地址界乎旧日天津城基之南。”⑤

严修兴办城南诗社,远则欲仿效南社,近则胎变于存社。据陈诵洛所编《蟫香馆别记》记载:“林墨青庚申(1920)立存社,日课诗文,吴子通、王纬斋、李琴湘递膺冠军。公顾而乐之,乃于次岁倡为城南诗社。”存社建立于1920年。次年即1921年春,严修感于存社诗文唱和之盛,遂建议城南诗社。其实,严修也参加了存社活动并对存社有着直接影响:一是出资捐助存社活动;二是扩展了存社的征集目标。《天津志》在记载存社时,曾说到:“存社,林墨青年生于民国十年兴办。初仅征诗,这以后加征经义史论各文,则自严范孙先生捐资建议始也。”⑥城南诗社创建之初,参加者有王守恂、李金藻、吴寿贤、赵元礼、赵芾、陈汝良、严侗等人。在其时乃至有“城南十子”之誉。王揖唐《今传是楼诗话》曾评道:“津门城南诗社,范厚道主之,吟侣甚盛,颇多旧识。报载《城南十子歌》,直可作小传读也。”所谓“城南十子”分别为严修、王守恂、章钰、顾祖彭、赵元礼、刘赓垚、吴寿贤、李国瑜、王汉章、陈诵洛。后跟着诗社的影响越来越大,加入者也越来越多,活动也越来越频频。



①曹丕:《典论》,文见孙冯翼辑《问经堂丛书·逸子书》,清嘉庆中承德孙氏刊本。盛世彩票

②拜见陈小辉《唐代诗社考论》,《江西社会科学》2010年第6期。

③拜见刘梦芙《“五四”以来传统诗词综论》,文见安徽师范大学我国诗学中心编《我国诗学研讨》第7辑,安徽人民出版社,2009,第20~21页。

④拜见陈友苓《回想沽上诗坛》,文见我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文史材料研讨委员会编《天津文史材料选辑》第32辑,天津人民出版社,1985,第196页。

⑤王武禄:《城南诗社集序》,文见《城南诗社集》,天津公园教育印书处1924年铅印本,天津图书收藏。

⑥宋蕴璞编辑《天津志》,河北大兴蕴兴商行,1931,第316页。




2.27天津文学专用分割线





抗战时期的天津文学,既是我国沦亡区文学的一个根本构件,也是天津文学研讨不容或缺和不能逃避的重要部分。虽然有各种问题存在,如抗战时期沦亡时期的天津文学创造成相对薄弱和涣散,有些作家、著作存在着争议且材料缺失严峻等等。但这不足以成为忽视和抹杀抗战沦亡时期天津文学的理由。咱们本着复原前史的意图,尽力探究抗战沦亡时期天津作家日子状况及精神状态,力求展示其创造的实在面貌和现实情况。《抗战时期的天津文学》就是这一尽力和探究的结果。经过史料的收拾和发掘,咱们发现在“文学的全黑年代”的抗战沦亡时期,天津作家不仅“投身”或“寄身”于文学,用文学“抒发”个人情感,或以文为生,并且在某些方面取得了可观成果,在承继民族文学传统和保存现代文学文脉的一起也促进了文学的开展。盛世彩票